白露|夏走秋凉,白露成霜


草木无声

寂夜如霜

鸿雁南去

客梦归乡

天寒路远



白露秋风夜,一夜凉一夜。白露过后,气温骤降,山林川泽,一夕之间,俱披一袭朦胧白雾,飘飘渺渺,恍如梦里。世界由燥热的夏倏忽入秋,也骤然变得安静,变得清冷,就连嘶嘶蝉鸣都成了一首静谧婉转的秋词。



沉沉秋日里,人闲桂花落,时间的流速放缓下来。清秋且守著窗,看庭前秋雨湿阶庭;或是信步闲走,看落花游鱼,稻浪飞花;或是就着孤灯一盏,与长夜作伴,温书调香。四时的流转,在岁月这本书上变得更加美好丰盈。



白露时分,天地都染上一层清清浅浅的白色,万物变得清变得静变得透。这时节,气温变化尤为明显。草木最先感知气候,山野最先变换颜色。



清秋也因这浅浅白露,变得越发诗意。白露秋深,寒夜蝉鸣,风起,秋味越发浓。草木之气凝而成露,化而为霜,天地都笼在这朦朦胧胧的一片雾色里,再生出一个悠长诗意的梦境来。



白露 | 蒹葭苍苍


白露的梦境,必是迂回曲折、萧萧瑟瑟的一片蒹葭。王国维曾说,《蒹葭》最得风人之致。想那蜿蜒曲折的水岸边,蓬蓬勃勃地丛生著蒹葭,秋水茫茫,蒹葭苍苍,尽是风露成愁。这愁,是秋愁,是离愁,亦是四时流转的愁。



向来觉得,二十四节气中,白露最沾秋意。而四时万物之中,蒹葭染尽秋风,亦最得诗意。夏走秋凉,白露成霜,蒹葭苍苍,有位伊人,在水一方。



白露 | 秋夜长


白露降,秋浓时,北雁南归,月影茫茫,不止秋思缱绻,亦有乡思浓浓。杜甫有诗,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”漂泊天涯的游子见满眼的白露雾色,遥遥想念故乡的芦花清霜,心底喟叹一句,不知故乡入秋未?只能将一腔情思都寄与秋月。



月影千年,月照千古。橫亘千年的岁月长河里,似乎还能得见那轮皎皎的月亮,高悬天际,将离乡之人的乡思照得明明晃晃。



白露 | 食俗


清秋时候,江水未曾老尽,露水还饱满鲜嫩。草木之间的露水,犹如是天地的灵气。民间有收集白露时清露的习俗,以白露煮水烹茶入药。



江浙一带,还有酿白露酒、饮白露茶的习俗。且古人历来有“春茶苦,夏茶涩,要好喝,秋白露”的说法。与鲜嫩的春茶不同,白露茶恍若一叶在幽幽岁月里浸泡过,染尽了岁月的醇厚。温和的秋日午后,饮一杯白露茶,亦是自在无边。



白露时候,秋气干燥,宜食一些润肺降火之物,雪梨、莲子、百合、柚子都是不错的降燥食物。南方福建地区还有白露之日食龙眼的习俗,以期滋补,亦有吃大枣进补的。



白露昼夜温差渐大,勿再露身,天凉记得添衣。



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玉缘路世纪华联二楼百岁坊品牌运营中心
微信
微博
售后